首页 基本概况 工作动态 生态建设 产业发展 机关工作 治沙站管理 治沙资讯 政策法规 治沙企业 廉政建设
当前位置 >>治沙资讯
 
“地球癌症”的“库布其药方”:治沙28年扶贫10万人
     zsj.bynr.gov.cn 2017-05-08 来源: 央广网
 

张喜旺今年46岁,皮肤黝黑、国字型脸、不善言辞,在库布其种树15年,已经让两万多亩沙漠变成绿洲。

 

  张喜旺是独贵塔拉镇解放村人,全家老小一直靠着十来亩河滩地过生活。由于沙漠的阻隔,没有电、水以及通讯设备,日子过的紧紧巴巴。2002年,他开始为治沙项目种植草木,报酬是每人每天20元,改变由此发生。

 

 

 

 

库布其沙漠(央广网记者 郁雨铖 摄)

 

 

  黄沙漫天,风一刮,连眼窝都睁不开的日子已经慢慢过去,现在的库布其充满了绿色的生机。现如今,张喜旺也住进了新房、买了小汽车。“喜旺就是‘希望’,对我们来说,有了绿色就有了希望”,张喜旺笑着对记者说到。

  超2000万贫困人口生活在西北荒漠化地区  在中国,像张喜旺一样,因为荒漠化而导致贫困的人并不在少数。“全国现有的832个贫困县当中,有290个在沙区,占总数的35%”,国家林业局副局长张永利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曾表示,我国荒漠化地区、沙区与集中连片的特困地区契合度高。全国现有的7017万贫困人口中,超过2000万人主要生活在西北的荒漠化地区,占贫困人口总数的30%。

 

  内蒙古库布其沙漠作为中国第七大沙漠,总面积达1.86万平方公里。土生土长在这里的蒙古族汉子孟克达来,皮肤黝黑、长相敦厚。“过去日子苦啊,水需要到很远的地方去担、电2003年才通。沙漠地区不适宜耕种,产量极低,忙活一年到最后也赚不到一万块钱”,在孟克达来的回忆里,那时日子是黄土的颜色,每天沙子刮到门口,早晨起来要用铁锹把沙子铲走才能出门。

 

 

 

 

库布其沙漠植树活动(央广网记者 郁雨铖 摄)

 

 

  据了解,中国是世界上受荒漠化、沙化危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,境内有八大沙漠、四大沙地。全国荒漠化土地面积261.16万平方公里,沙化土地172.12万平方公里,占国土面积的近1/5。局部地区沙化土地仍在扩展,还有31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具有明显沙化趋势。

  荒漠化与贫困互为因果,恶性循环。荒漠化地区因为交通阻隔、地质环境恶劣,导致经济发展滞后、人民生活贫困;而贫困又导致了村民过度开垦、放牧、滥采滥挖,由此加深了荒漠化的程度。

  “我们很幸运,赶上了好时候和好机会”,孟克达来对记者说,现在还有很多沙漠腹地的小村落仍然过着没水没电,与世隔绝的贫苦生活。为如期实现2020年农村贫困人口全面脱贫的目标,占有贫困人口较多的荒漠化地区和沙区作为重点贫困地区,将是未来扶贫必须要面临的挑战。

  扶贫第一仗:治沙致富 先要修路  从巴彦淖尔机场到沙漠腹地中孟克达来自家的农家乐餐馆,仅仅需要两个多小时,全程公路,两边的沙漠风光让很多人慕名前来观赏。这条穿越大漠“死亡之海”的穿沙公路由亿利资源集团与当地政府联手修建。路通了,机会随之也就来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孟克达来在自家的农家乐饭店(央广网记者 郁雨铖 摄)

 

 

  记者初次见到孟克达来时,他正在自己的农家乐餐厅忙活着。从一年2.3万、没水、没电,到现在净收入30多万,他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他对记者说,这种变化很大程度上来源于交通的畅通与便捷。

  没有公路时,从孟克达来所在的村庄穿越沙漠到杭锦旗县县城要走1天。2000年时,孟克达来为了娶媳妇需要盖婚房,“婚房大概要三万块砖,一块砖4斤,大点的骆驼一次可以拉75块砖头”,就这样用最原始的方法来回往返半年多,孟克达来才把盖房子的砖筹备齐全。

  库布其沙漠已经有千年历史,恶劣的环境和地质条件使在这里修路几乎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,往往刚把沙丘推平、打出路基,用不了几天就会掩埋在风沙下,不见踪影。“清汤挂面碗底沙,夹生米饭沙碜牙,帐篷卧听大风吼,早晨起来脸盖沙”,便是修路时流传下来一句顺口溜。

  为了保护修建好的路段,穿沙公路的两侧必须植树种草、设置沙障,才能保证道路畅通。因此,修路与治沙工程交错展开。

  “最开始,我们什么也没有,就是用笨方法一锹一锹的挖”,已经在库布其研究沙漠种植技术近30年的治沙工程师韩美飞对记者坦言,当时心里面也充满着质疑“沙漠修路,这能行吗?”

  现如今,随着纵横500公里1到7号穿沙公路的陆续建成,韩美飞的疑惑慢慢消失、看着纵横的通途,他的心里十分欣慰。沿路水、电和通讯网路的铺设,给沙漠里的村民带来了崭新的生活。

  “地球癌症”的“库布其药方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亿利集团员工正在用新技术种植树苗(央广网记者 郁雨铖 摄)

 

 

  荒漠化被称为“地球的癌症”,是全球生态领域的难点问题,也是58岁的王文彪攻克了28年的事业。

  出生于沙漠腹地杭锦淖尔村的王文彪从小“吃”着黄沙长大。因为沙漠的阻隔,已经考上旗里重点中学的他,只好就近读一所普通中学,即使这样,去一趟学校仍要花去他两天的时间。

  毕业后,王文彪被分配到杭锦盐场任厂长,沙漠的恶劣环境让盐场每年亏损500万元,为绕路增加的运费就高达1500多万元,几乎要让工厂破产。“不制服沙漠,沙漠就会吃掉我们。被沙漠吃掉是死,与沙漠抗争也是死。既然怎么都是死,还不如放手一搏”,王文彪对记者说。

  治沙这个决定遭到了当时几乎所有人的反对。“他开始决定治理荒漠化时,大家都觉得他是‘不务正业’,我当时也是这么认为的”,韩美飞对记者坦言,那个时候人们搞金融或者是做实业赚钱的很多,都不知道治沙究竟要干什么。

  28年过去了,王文彪仍然在治沙,这次他的身份是亿利资源集团董事长。28年,亿利资源集团先后投入10多亿元用于治沙技术研发,培育了1000多个耐寒、耐旱、耐盐碱的生态种子,绿化库布其沙漠6353平方公里。28年,扶贫10万人,创下了4600多亿元人民币的生态财富,为100余万人次提供就业机会,让贫穷困苦的沙漠牧民过上了安居乐业的日子。

  记者在采访王文彪时,他正在参加库布其一年一度的植树活动,“现在的大环境经过这么多年的治理慢慢的在变好,加之运用新的技术,现在在沙漠种树越来越容易了,成活率也在慢慢提高”,他指着手边的树苗对记者说。

  “富起来和绿起来结合、企业发展和生态治理结合、生态与产业结合”,王文彪把“库布齐模式”总结为 “三个结合”,他有些自豪的告诉记者,这个经验已经输出到西部的几大沙漠,并将在“一带一路”中造福更多沿线的荒漠化国家。

  张喜旺还在库布其沙漠继续着他种树的营生,今年9月上中旬他还将见证在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召开的“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13次缔约方大会”,届时将有来自195个缔约方的正式代表约1400人与会,共商全球防治荒漠化大计。(记者 王晓蕾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   
   
版权所有:巴彦淖尔市乌兰布和防沙治沙局
地址: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临河区
联系电话:0478-8655929  Email:abc0478@163.com